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内容

【”金丝皇菊”杯银奖作品】钱轩毅:阳光照在金丝皇菊
2017-11-21 09:17:58   来源:”金丝皇菊“杯全球华语诗歌大赛作品展   点击:

\

阳光照在金丝皇菊上

                       

                                         ——钱轩毅

 

母亲说,世间万物都是上苍所赐

 

比如,第一朵菊开时,我来到人间

 

 

 

母亲因此爱上菊,她种下好多小太阳

 

秋来,结成伴,抱成团,散发着千亩金光

 

金光中的母亲,着对襟衣,伸兰花指

 

采下一朵又一朵,装进篾篓

 

 

 

贫血的年代,母亲是最硬朗的那朵菊

 

心事只说给菊听,独对着菊流泪

 

然后轻轻转身,把苦难关在门外

 

把菊晾在簸箕里,笑容留给我们几兄弟

 

 

 

种菊的人,把菊养大,血气里便有了菊香

 

而一朵菊花,抵达一朵皇菊

 

需要跋涉多久?需要消耗多少心血和光阴

 

母亲眼里,唯有菊地里最耀眼的几丛皇菊

 

不顾田野沟壑,过早爬上她的额头

 

 

 

多少年过去了,每每说到皇菊

 

就有大片大片的金黄,从家乡泼洒到

 

烟熏火燎的羁旅。我喜欢泡一杯皇菊

 

看它水晶般盛开。母亲慈祥的笑容

 

时常与一朵皇菊,重叠

 

 

 

阳光照在杯中皇菊上,阳光不老

 

仿佛一道道鞭影,抽打着微茫的烟霞

 

花影浮动的人世,城市被山歌推到很远

 

名利更轻。是的,母亲说过,菊最懂扎根清寥

 

守一方净土,默默悟,袪风养目,清热解毒

 

 

 

是该回头了,这草本的心。听,有人在菊地里喊我

 

我收回迈出的脚步,慢下来,再慢下来

 

 

钱轩毅授奖辞:

钱轩毅的视界是以我观物,物化于我。诗人的思绪穿越天上人间、外物和心灵、存在与虚无,在大小之间,在有无之间,在虚实之间,观物取象,随心赋形,暗伏玄机,寻觅真意,最终是万物一体、回归原初,实现生命和灵魂的升华,创造出一个充满道隐的灵境。这一切缘于诗人非凡的想象力和感受力,以及以灵魂的修为为专业的表现。

 

——执笔:方文竹(金丝皇菊杯华语网络诗歌奖评委、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宣城日报》主任编辑)

 

钱毅轩获奖感言:感恩诗歌让我们遇见

 

能获本次大赛银奖,对自己无疑是莫大的鞭策和激励!若没有中国诗歌流派网韩总和全体工作人员对此次诗歌大赛的高度负责,活动绝对不会如此圆满成功。在此,我向大赛组委会、主办方、承办方及诸位评委老师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此次大赛耗时将近一年。期赛初评、终评、年度总决赛,高手如云,一路惊心杀出重围,耗费了好多精气神,紧张和刺激甚至一度引起我身体的不良反应。深知,能获此殊荣,悉运气使然,不代表我作品真的有多高。我将继续努力,不懈怠,不固步,在诗歌这条寂寞的道路上,继续寂寞下去。

 

年少懵懂之时,确有做过“诗人梦”,当青春的多愁善感遇上“席慕蓉风”、“汪国真热”,仿佛一夜就“诗人”了起来。但现在想想,其时大概是“沙弥思老虎”,天性使然而已。

 

后来,阅读了国内外著名诗人大量的作品,愈专注愈感觉自己离诗歌太远。诗歌是一神圣的殿堂,我不过是徘徊在门口的一个乞丐,偶尔捡拾点窗户里漏出来的圣光,照亮我褴褛的衣衫。我只是安徒生童话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辉煌隔着厚厚的墙,我呵着冻红的双手,划着火柴取暖。

 

几十年过去了,沙弥之思老虎依然未变,只是小沙弥已变成了老和尚。纠结于生活,辗转于红尘,忽忽半生,仰首匆匆,未有所成。今已岁月蹉跎,如执杆钓雨,举臂攀云,心亦在,梦难再!追思之,终日所累,究为何碌?蜗角功名,蝇头微利,非为予之本性,况诸般世事,皆如指缝之沙,握之弥坚,逝之愈疾。莫若低头向晚,闲敲棋子,细品清茶,捧一卷诗书,揣两袖诗情,吟半首好诗,顿觉朔风清澈,心怡如水!

 

感恩遇见诗歌,感恩诗歌让我们遇见,感恩中国诗歌流派网让我重闻内心诗歌之召唤!祝福全体同仁妙笔生花、创作丰收!

 

(钱轩毅,笔名江西•子轩,网名挽弓如月,美术、汉语言文学双学历。籍贯江西修水。山谷凤巘诗社副社长。诗文作品散见于《诗潮》《黄河文学》《雪莲》《诗歌报》《星星》《香山诗刊》《关雎诗刊》《岷州文学》《浔阳晚报》《长江周刊》等。多次参与全国性诗歌大赛并获得奖项。诗作入选《2016中国新诗排行榜》,2016、2017《江西诗歌年选》,《2016网络诗选》,《2017中国诗人生日大典》,《中国好诗》等。)
\
 

上一篇:坐饮菊花——辽东天赖(金丝皇菊杯金奖作品)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